1. <code id="dvjnp"></code>

    2. <strike id="dvjnp"></strike>

      1. <tr id="dvjnp"></tr><strike id="dvjnp"></strike>
      2. <strike id="dvjnp"></strike>

          戰略合作伙伴

          全球系列展






          環保圈

          行業新聞首頁 新聞中心 行業新聞

          污泥禁做有機肥!190億污泥堆肥產業就要“涼涼”了?

          01、新標準禁止污泥做有機肥

          曾經被新華社報道的“浙江建德農村污泥‘變廢為寶’成為有機肥”的事例,如今也要發生變數了。

          去年6月,新華社曾經報道,隨著“千村示范、萬村整治”以及“五水共治”的推進,浙江建德農村生活污水治理設施已實現了全市16個鄉鎮(街道)226個行政村全覆蓋。而每天都會在污水收集管網中淤積的污泥又成了新的污染物,隨意傾倒不僅影響地表水質,還污染環境。經環保部門摸索,往日的農污泥如今變廢為寶成了有機肥,回饋給農戶。

          但是,今年6月,隨著農業農村部一則新標準的實施,“污泥變廢為寶成為有機肥”的可能已經大大降低。

          5月7日,農業農村部發布公告稱,《有機肥料》等153項標準業經專家審定通過,現批準發布為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行業標準。其中,《有機肥料》標準自2021年6月1日起實施,其他標準自2021年11月1日起實施。

          到了6月1日,《有機肥料》標準正式開始實施,其中一條規定引發了污泥行業的廣泛關注:

          禁止選用粉煤灰、鋼渣、污泥、生活垃圾(經分類陳化后的廚余廢棄物除外)、含有外來入侵物種物料和法律法規禁止的物料等存在安全隱患的禁用類原料。

          眾所周知,污泥處理的主要3個出路就是制肥、建材和填埋。根據銳觀咨詢發布的《污泥處理行業產業鏈及行業市場規模解讀》,污泥在填埋行業、建材行業、制肥行業的應用占比分別為47.5%、34.4%、18.1%。也就是說,制肥占比污泥處理的18.1%,是一個重要的出口。

          而如今,農業農村部新標準發布,就意味著“污泥發酵制成農用有機肥”的這一出路基本被堵死,3大出路里只剩下了2個,而填埋也是在日漸萎縮,剩下的出口只剩下污泥焚燒發電和污泥干化制磚這2大途徑了。

          雖然也有行業專家“凱叔的胡說八道”分析稱,此次新標準只是禁止做肥,但沒有禁止農用。土地利用的途徑有很多,還有綠化、草地、土壤改良、土壤修復、礦山修復等,都可以成為污泥的出路。

          但鑒于地方政府向來有“一刀切”的習慣,新標準一出,難免不被人擔心會在地方執行時發生走樣。

          農業農村部為何發布這一新標準?其實也不是針對污泥處理行業的,而是希望規范有機肥料的生產。

          此前,就曾經有農戶投訴稱,不法廠商為了賺取高額利潤,采用劣質材料制造有機肥,忽悠農戶。例如工業污泥,其中含有大量的超標重金屬,對土壤危害很大,甚至會造成作物死棵、爛根現象。

          公開信息顯示,2021年,有媒體報道稱,石家莊軍城皮革有限公司委托曲陽縣利山源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將皮革廢水產生的工業污泥制成有機肥,銷往各地,并遭到投訴。

          “凱叔的胡說八道”也表示,自己支持禁用污泥做有機肥,主要原因是開了這個口子會有很多無知商人用不符合要求的污泥制作肥料。

          02、190億污泥堆肥產業恐受影響

          不管愿不愿意,新標準發布后,污泥制肥行業肯定會受到極大的影響。

          根據智研咨詢發布的《2017年中國污泥處理行業發展現狀分析及未來發展前景預測》,預計2020年我國城鎮生活污泥產生量為4382萬噸,我工業污泥產生量為4000萬噸,共計8382萬噸。

          而中投顧問產業研究中心預測,“十三五”期間,填埋、堆肥、自然干化、焚燒四類處理方式的占比將分別變化為40%、25%、15%、8%。

          其中,工程部分,污泥處理量按照中投顧問產業研究中心預測的市場占比進行劃分,新建投資成本按照中間值進行估算,則2020年污泥處理工程市場規模為593億元。

          也就是說,到2020年,污泥堆肥的工程處理規模達到2096萬噸/年,而新建投資規模則達到190億元/年。

          如今,受《有機肥料》新標準影響,這190億元的市場也將受到極大挑戰。

          不過,從現實來講,或許影響不一定那么大。因為即使在新標準頒布前,有些地方對于污泥堆肥一事也始終存有疑慮,并沒有完全放開市場。

          例如:

          廣東省政府2015年文件《關于進一步加強農資監管工作的意見》(粵府函[2015]327號)規定,不得以城市垃圾(經過嚴格分類的餐廚廢棄物除外)、城市污泥、工業廢棄物等為肥料或以其為原料生產肥料。

          甘肅省政府2016年文件《甘肅省肥料管理辦法》(甘肅省人民政府令第122號)規定,嚴禁用城鎮垃圾、污泥、工業廢棄物生產肥料,同時要求以畜禽糞便、動植物殘體為原料生產肥料必須按照標準進行無害化處理。

          江蘇省耕地質量與農業環境保護站《關于切實做好肥料安全使用指導的意見》(蘇耕環[2019]19號)規定,設區市、縣(市)耕保(土肥)站、農技推廣站(中心)禁止生產和使用有毒有害物質超標的肥料或對農作物正常生長及品質有影響的肥料。包括:成分不明確、含有安全隱患成分的肥料;以含病原微生物、重金屬等有害物質的工業垃圾、生活垃圾、污泥等為原料的肥料,防止大腸桿菌、沙門氏桿菌及重金屬等有毒有害物質含量高于規定指標。

          《浙江省農業廳關于進一步加強和規范有機肥料登記管理工作的意見》(浙農專發[2018]117號)也規定,“對NY525《有機肥料》規定以外具有潛在安全風險的污泥、工業等廢棄物以及不含活性有機質的褐煤、粉煤灰、風化煤、活性碳和其他無機物料,原則上不作為有機肥原料”。

          從這些地方政策可以看出,雖然農業農村部此前尚未禁止污泥制肥,但地方上對此還是有很多顧慮的,導致市場并沒有完全打開。

          此外,即使在政策開放的地區,由于污泥肥料的肥效不如化肥,加之污泥制成的肥料還存在安全隱患(污泥重金屬含量高),以及營養不足等問題,因此污泥肥料也大多應用于綠植行業,本身銷量也較低。

          未來,污泥堆肥行業如何突圍?有觀點認為,污泥土地利用之路也沒有被完全被堵死,污泥雖然不能作為農用有機肥,但還可以作為園林綠化、礦山修復、沙漠化土壤改良等營養基質來使用。

          例如,在我國的西北地區,土壤貧瘠化嚴重,飽受沙漠戈壁風化侵蝕,大量的污泥營養土恰恰可以滿足防風固沙所栽種植被的生存需求。

          正如“凱叔的胡說八道”所說的那樣,畜生的屎尿可以做有機肥,人的屎尿經過處理的泥為什么不能堆肥?難道人比畜生毒性還大嗎?污泥從自然中來,回歸自然中去,也是合情合理的一個出路。只是要明確一點,污泥不能進入食物鏈范圍內應用。


          參考文獻:

          1、農污泥“變廢為寶”成有機肥,新華社,2020-06-29

          2、農業農村部批準發布153項農業行業標準6月1日起實施,農業農村部,2021-05-07

          3、最新有機肥料標準NY525-2021實施,污泥被列為禁用原料!中國給水排水,2021-06-08

          4、新標準禁用污泥做有機肥,污泥何去何從?凱叔的胡說八道,2021-06-08

          5、污泥處理行業產業鏈及行業市場規模解讀,銳觀咨詢,2020-08-14

          6、2017年中國污泥處理行業發展現狀分析及未來發展前景預測,智研咨詢,2017-08-20

          7、農用污泥新標已正式實施,污泥制肥何時入耕?中國水網,2019-06-10

          © 中國環博會上海展 版權所有 滬ICP備12049585號
          一级少妇A片在线观看

            1. <code id="dvjnp"></code>

            2. <strike id="dvjnp"></strike>

              1. <tr id="dvjnp"></tr><strike id="dvjnp"></strike>
              2. <strike id="dvjnp"></strike>